若要愛,請深愛 (轉載/分享)

作者: JackyKit @, 發表於: Wednesday, September 10, 2014, 16:38 (1019天前)

若要愛,請深愛

“見了他,她變得很低很低,低到塵埃裡,但她心裡是歡喜的,從塵埃裡開出花來。”這是張愛玲寫給胡蘭成的話,初時相遇的美好,化作言語亦是動聽的。

男人的喜歡,男人的愛為何不是這樣的情形呢!
  你喜歡她,便是不由自主地喜歡上了,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,只要她開心你都願意去做。你是那麼得欣喜於和她在一起的時光,甚至來不及去想和她有什麼結果,因為你心裡早已經決定,只要她一句“願意”你就會二話不說地帶著她去民政局。

儘管我們不知道這算不算愛,可我們相信這是真的喜歡。

你說,你的愛很深情;你說,她若不離,你必相依,你必不棄。
  你說:“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,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,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惟有輕輕地問一聲:‘噢,你也在這裡嗎?’”這似乎就是你和她的相遇,那麼地平淡無奇,甚至最初她都不曾心動,然而不知為何卻迷戀上了和你在一起的感覺,親切、溫馨和熟悉。
  你說,認識她,從一開始就知道,她是你喜歡的女人。你開始在乎她的每一種情緒,關注她的每一個眼神,不管自己曾經多麼的威嚴亦或冷漠,在她面前也都消散的無影無蹤,變成了一個純粹的孩子,一個真實的自我。於是,你看似無聊的問候時常出現在她的耳邊,每一次開心的事情不由得想與她第一個分享,亦或是說一些笑話,希望讓她開心。你會在看似無意的一瞥間載滿你整個眼神的愛意,溫柔而如水,似乎要傾盡自己的心血;會在看似無意的一次碰觸裡充滿你整個心田的歡喜,小心翼翼,似乎要銘記這一瞬間的美麗。這時候,你會發現好像已經完全不再是自己,彷彿為她放下了所有的驕傲,放低了自己的位置。跟你在一起,她沒有煩惱,只有開心的笑。你說,因她的精采而精采。如果說每個男人得到女人的方式不同,那麼毫不質疑的,你從未曾想過去征服她,而只是想去呵護與相守……
  你小心翼翼的和她在一起,而且時常一直在表達心底的那份感情,因為此時的你很滿足,滿足於和她在一起的時光。看她開開心心的笑顏,聽她瑣瑣碎碎的故事,陪她走一段又一段回家的路,你害怕不適時宜的表達會破壞這一切的美好。愛的滋味可以享受,卻不可貪戀,正如在這個感情氾濫的現實社會裡,沒有結果的事情,即使做了再多也都顯得毫無意義。
  可是“愛情”就是這麼不講道理,它讓你發了瘋一樣地愛上一個人,又讓你發了瘋一樣地沒辦法去丟掉。說到底,不過是為了一個人,發了一場瘋。瘋得徹底,或許再也好不了,要是不瘋,這輩子也再難快活。即使有一天你終究會失去她,可是當初你對她的欣賞與鍾愛卻早已深深烙在了心上,哪怕有一天她的心思雖不在你這裡,亦或是成為了別人的天使,至少你也曾瘋狂過。
  
忽然想起一個故事:一個男孩子是不少女生心目中的王子,卻在無意間邂逅了一個女孩兒。他被她的一切所折服,對她漸漸痴迷,愛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然後在愛的世界裡漸漸失去了自己。終於有一天,女孩兒提出了分手,理由是他不再是她眼裡最初的模樣。古龍說過,誰先動心,誰就滿盤皆輸。這其實無關於誰在愛情中投入的多與少,而是你在愛情中是否理智。你先動了心,把所有的愛給了她,而她的愛卻又後知後覺,那麼誰來愛你?你願意為她放下驕傲,低到塵埃裡,就算卑微也滿心歡喜,拚命紮根、發芽、吸收陽光和雨露,哪一樁不是為了讓她看到你的怒放?可是,在她未愛上你之前,你在她眼中再過人的芬芳和顏色,她不曾瞭解過,她也不想知道,她只在乎今天的你對她的低到塵埃之中的愛。

她,懂得了你的愛。你的真情的付出,有了回報。愛,是相互的。雖然,她是後知後覺。但愛,不分先後。
  亦舒說過,男女本來平等,你若沒有企圖,他又如何乘虛而入?若你足夠自立自強,優秀俊傑,任何人都沒有能力讓你失去自我、泯滅個性。所以,你低到塵埃中的愛。是值得的。

好的愛情,不是生生死死、轟轟烈烈之後兩敗俱傷、魚死網破,而是我知道你在,而且這輩子都不會離開!你說這是習慣也好,親情也好,但誰也不能否認這就是真愛。正如素黑老師的一句話:相愛也自愛,獨立的依賴。
  親愛的,如果愛,請深愛!